超敏 C 反应蛋白化验单常看,这3个问题你都知道吗?

2017-08-05 20:15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大镜
字体大小
- | +

超敏 C 反应蛋白化验单经常看,下面这 3 个问题,你有过疑惑吗?

1. CRP 与 hs-CRP 有何不同?

CRP (C-reactive protein,CRP) 是机体应激状态下由肝脏合成的急性时相蛋白,它是一种非常敏感的炎症和组织损伤标志物,能与肺炎双球菌的荚膜 C 多糖起反应而得名。

1930 年由 Tillet 和 Frances 首先发现,它是非特异性免疫机制的一部分,可以激活补体的经典途径,调理白细胞的吞噬作用。在各种急性或慢性感染、自身免疫疾病、组织损伤、恶性肿瘤、心肌梗死、脑血管疾病等时,6~8 小时便有成倍增长趋势。在感染和非感染的许多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,其浓度的改变可以为疾病的早期诊治提供有意义的线索。

鉴于常规 CRP 检测方法的灵敏度低,无法达到 (1~10) mg/L 水平级的测定要求, 而采用更敏感方法可将其测定范围扩大到(0.5~200)mg/l,能更敏感的捕捉 CR 在微小范围的变化,即超敏 C 反应蛋白(High-sensitive C-reactive protein,hs-CRP),也就是说 CRP 与 hs-CRP 在本质上其实是同一种物质。

2. hs-CRP 升高的标准是什么?

hs-CRP 在成人群体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表明:健康成年男性、女性血清 hs-CRP 水平几何均数分别为 0.70 mg/L、0.73 mg/L,第 95 百分位数分别为 6.20 mg/L 、6.49 mg/L;hs-CRP 水平随年龄增加而升高,儿童 CRP 基础水平低于成人,对疾病的反应不如成人强烈,因此儿科领域更常选择 hs-CRP 的检测。

但目前不同地区及医疗机构 hs-CRP 检测方法不一定相同,存在免疫荧光、免疫增强比浊、斑点酶免疫渗透等多种方法,因此 hs-CRP 具体升高标准并不是绝对的,目前认为超过第 95 百分位(2.15 mg/L)为升高。

3. hs-CRP 升高常见于哪些病因?

儿科 CRP 升高最常见的原因是感染,通常认为 CRP 升高提示存在细菌感染,而且革兰阴性细菌感染高于革兰阳性细菌感染;但在病毒、支原体、真菌感染中也可出现 CRP 升高,但后三者升高程度常常不如细菌感染。

  • 当 hs-CRP > 20 mg/L,白细胞>10×109/L 时,一般考虑细菌感染可能性大;

  • 当病程超过 24 小时,hs-CRP 仍<5 mg/L, 白细胞<10×109/L 时,病毒感染可能性大;

  • 而处于以上两种情况之间的患儿考虑细菌、支原体、真菌感染均有可能。

但需注意以下 3 点:

(1)在手足口病、疱疹性咽峡炎常常出现 CRP 升高,CRP 升高能提示重症病例,但尚不能区别是否合并细菌感染,需通过联合检测 PCT(特异度 98%、敏感度 94%)帮助鉴别。

(2)轮状病毒肠炎患儿存在发热、呕吐、脱水表现时 CRP 也可明显升高,但多数患儿急性期过后不使用抗菌药物也可迅速恢复正常。

(3)CRP 显著升高,抗感染治疗效果欠佳时需警惕自身免疫性疾病,如川崎病、炎性肠病、幼年类风湿性关节炎、SLE 等疾病,通常提示疾病活动,但因其特异性较差,仅能在诊断方向提供可疑线索。

综上所述,hs-CRP 及常规 CRP 为儿童疾病早期诊断提供基础线索,其灵敏度高,但特异性较弱,非常理升高情况常常存在,需要结合患者情况综合判断。

参考文献

[1] Tillet W S,Frances T.Serological rections in pneunionia with a nonprotein somatic fraction of the pneumoeoccus.ExpMed,1930,52:561~571.

[2] 吴寿岭, 李金锋, 李云, 等. 人群血清高敏 C 反应蛋白水平及其影响因素 [J]. 中华内科杂志, 2010, 49(12):1010-1014.

[3] 焦瑞宝, 唐吉斌, 成冰, 等. hs-CRP 和 WBC 联合检测在儿童呼吸道感染中的应用 [J]. 检验医学与临床, 2010, 07(19):2085-2086.

[4] 吴雪梅. 降钙素原及 C 反应蛋白在儿科感染性疾病中的临床价值 [J].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, 2013, 23(13):3051-3053.

[5] 陈科奇, 应晟, 翁凌峰. 手指末梢血检测超敏 C-反应蛋白在儿童感染性疾病中应用的价值 [J].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, 2014, 24(3):748-749.

[6] 林淑仪, 陈丽芳, 梁卓夫, 等. hs-CRP 在儿科细菌感染性疾病中的临床应用 [J]. 放射免疫学杂志, 2009, 22(6):659-660.

[7]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医政司. 全国临床检验操作规程 [M]. 东南大学出版社, 1991.

[8] 吴斌. hs-CRP 对细菌、真菌感染早期鉴别的意义 [J]. 放射免疫学杂志, 2011,24(3):332-334.

[9] 徐玉兰, 黄烈平, 韩宜姚. 手足口病患儿 C-反应蛋白变化与愈后相关性研究 [J].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, 2014(11):2832-2833.

[10] 王会凤, 谭君梅, 苏明莉, 等. 手足口病继发细菌感染患儿血炎症指标水平变化研究 [J].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, 2016, 26(22):5218-5220.

[11] 陈勇, 黄龙, 赵钰. 儿童疱疹性咽峡炎 212 例临床分析 [J]. 中国实用医药, 2016, 11(4):71-72.

[12] 杨好妹, 陈益平, 李伟, 等. 185 例轮状病毒性肠炎患儿 CRP 变化及意义 [J]. 浙江临床医学, 2008, 10(4):531-531.

编辑: 周萌萌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