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 个月未发工资?从一名儿科医生的遭遇看儿科发展囧境!

2018-05-09 11:15 来源:医师报 作者:张广有
字体大小
- | +

一个偶然的读者来电,一次普通的新闻采访,让我无意中直面基层医院儿科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困境:病源日益萎缩,医护人员流失严重,经济效益垫底,科室被合并,医院仅剩 1 名儿科医生,连续 8 个月发不出工资……这就是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儿科主任吕岩面临的生存困境。

《医师报》记者先后采访了武威市卫计委主任李召、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王世中等人,上述问题基本属实。据悉,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曾大力扶持儿科发展,花费数十万购置设备、改造儿科病房,绩效目标降为医院平均绩效指标的 80%,但该院儿科发展始终没有起色,难以为继之下,最终被合并到肾病内分泌儿科。因专业分工和绩效分配的问题,引发更大的科室矛盾,最终 3 名儿科医生先后转岗其他科室。而仅有 1 名坚守的儿科医生——原儿科主任吕岩因绩效考核不达标问题,被连续扣发 8 个月工资。

在《医师报》持续 3 个月的关注下,经当地有关部门和医院积极协调解决,医院已经按照甘肃省最低工资标准补发了吕岩医生 2017 年 1-8 月的最低生活保障共计 11138.64 元。医院虽然最终补发吕岩医生的最低生活保障,但该院儿科发展的困境仍未改善,未来发展前景仍不明朗。

微信图片_20180424214421.jpg

吕岩的工资条显示,已连续八个月未拿到工资

吕岩医生:干了 15 年儿科,如今活不下去

据了解,39 岁的吕岩是一名从业 15 年的儿科主治医师,是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儿科主任,目前该院唯一在岗的儿科医生。对于儿科的发展困境和自身的遭遇,吕岩医生说:「最开始的诱因是 2014 年兰州铁路局小儿医保政策调整,取消了铁路儿童医保(因医院前身是武威南铁路医院,曾享受铁路儿童医保政策),儿科效益受到了一定的影响。医院领导因此连续 3 个月扣发儿科全体医务人员的工资,造成拟晋升副高职称的儿科主任辞职。」

吕岩介绍:「在此情况下,我于 2014 年接任儿科主任,虽然当年完成了 360 余人次的儿童住院人数,但是由于创收任务艰巨,儿科医务人员工资仍无法全额发放。后经医院研究决定,儿科与肾病内分泌科合并,统称为『肾病内分泌儿科』,原儿科医生 3 人保持不变,原儿科护士 2 人进入肾内科,其余 4 名护士分流到了其他科室。科室合并后虽然暂时保证了儿科组基本工资的发放(肾内科原有的奖金填补了儿科工资不足的部分),但是由于存在临床专业间的冲突和医疗安全等问题,以及肾内科补贴儿科工资的情况,科室内部矛盾重重。2015 年 12 月,在刘东宏主任的建议下,院领导将原儿科组医务人员进行了调整,一名儿科医生去了精神科,一名儿科医生去了社区门诊,我去急诊科进行主治医师轮岗。儿科组的老护士也因为年龄原因而正式退休,儿科名存实亡。」

吕岩说:「经过这么一折腾,儿科病源流失更加严重,2016 年 1 月到 8 月我在急诊共收住 10 余个患儿。2016 年 6 月武威市卫生监督局来我院督察表示,没有儿科医生,不允许开展儿科诊疗业务。于是,8 月底医院通知我急诊轮岗结束,要求我回原科室,并且担负全院儿科医疗安全工作。由于上述多方面的因素,儿科创收任务更加难以完成。科室以我未能完成创收任务为由,陆续扣除我 2017 年 1-8 月的全额工资。我曾向医院申诉,医院领导的答复是:创收任务完不成,工资就不开,让我自己联系别的科室换专业。面对这样的工作待遇,以及儿科的遭遇,我真的觉得悲痛万分,甚至觉得生存无望……」

王世中院长:为儿科发展想了很多办法

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属于铁路系统,后随着铁路系统改革移交给地方政府。随着武威铁路局的裁撤,医院流失了大量的患者。同时武南镇居民更愿意去并不算很远的武威市就医,所以医院发展长期走下坡路。

王世中院长在电话中不停地倒苦水:「儿科的问題由来已久而且复杂。我接任院长时医院设备陈旧,基础设施很差,人员管理混乱。当时,医院职工 425 人,其中退休人员就有 268 人。医院年收入仅 2000 多万,人员工资就要 1000 多万,而财政拨款只有 269 万元,缺口很大,医院必须想方设法以改革求生存。为了医院的创新发展,我们出台了很多改革办法,但由于平均主义、『等靠要』思想的泛滥,我们每出台一项改革措施,都面临很大阻力,经常有人去上访告状。这些年下来,问题越积累越多,特别是儿科,我们给予很多财力物力的扶持,但始终发展不起来。」

王世中院长进一步介绍:「2013 年 9 月,经过上级部门的批准,医院采取竞聘制,吕岩医生成为儿科科主任。为了扶持儿科的发展,医院花了十几万购置呼吸机、心电监护仪、保暖箱等设备,并改造了儿科病房。但是儿科的业务一直没有起色,一直靠医院来扶助。到了 2015 年 3 月,铁路局调整医保政策,儿科业务停滞不前。医院当时要求,只要儿科能完成 80% 的绩效指标,就可以全额发放工资奖金。但是因为儿科收入长期难以为继,医院就把儿科合并到肾内科,靠肾内科贴补工资奖金。结果,儿科组反倒成了肾内科的包袱,拖累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。医院为此还调换了科主任,出台相应的考核办法,希望能平衡科室内部的矛盾和公平分配工资比例。

王世中院长表示:「扣发吕岩医生工资也是出于无奈。按照国家劳动法和社保政策,我们要保障职工的基本待遇。但吕岩医生今年 8 个月来的工作量很少,医院希望每位职工至少能完成基本的工作量,不然发工资的钱从哪里来?后来,我们也想了折中的办法,帮吕岩医生协调转岗,问她愿意去哪个科室,她自己不愿意,也没有科室愿意要她,我们也很为难。」

李召主任:已协调解决吕岩待遇问题

武威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李召表示:「对于吕岩医生反映的问题,我们很重视并积极协调解决,沟通的大门一直是畅通的。为了解决吕岩医生的问题,武威市卫生计生委和社保部门多次召开会议,督促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按照有关政策的规定,尽快解决吕岩医生的生活保障问题。」

据悉,9 月 25 日,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根据《武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整改指令书》精神,按照甘肃省的标准,补发吕岩 8 个月的最低生活保障共计 11138.64 元。吕岩表示,本月仅收治了 3 名住院患儿,门诊量每天不足 5 人次,难以完成绩效指标,目前她拿着 1520 元的低保,该院儿科何时能「起死回生」仍是未知数。

微信图片_20180424214418.jpg
医院补发了八个月的最低生活保障

记者手记

工资补发易  儿科发展难

由于儿科相对「不挣钱」,门诊量少,不仅仅是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,全国不少综合医院纷纷关停儿科病房或门诊。比如,北京市朝阳区第二医院于 2012 年关停了儿科门诊;淄博市中心医院北院于 2017 年 10 月取消儿科……一些综合医院儿科门诊十分冷清,有时日门诊量不足 10 人。但另一方面,各级儿童医院、妇幼保健院等专科医院在诊治儿童疾病方面的实力越来越强、越来越专业,从而吸引了大部分患儿。在这样的大环境影响下,以及武威当地经济条件和医院财力的限制下,武威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无法像其他发达省市一样,可以依靠当地政府财政投入或其他科室补贴等「输血」办法生存,科室停摆、人员流失也是无奈中的必然。

2016 年 5 月,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委发布《关于印发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意见的通知》,文件要求提高儿科医生待遇,使其收入不低于本单位同级别医务人员收入平均水平……但是,从吕岩医生的遭遇来看,我们的关注点不能仅仅放在加大儿科医生的供给量上,也不能单纯地将提高儿科医生待遇作为解决儿科发展的「钥匙」。儿科发展的关键是如何解决儿科患者来源的不均衡问题,否则,儿童医院、妇幼保健院天天爆满,而基层综合医院的儿科却门可罗雀,只能关门大吉。

本文由「医师报」微信公众号授权发布

编辑|千月

文章转载授权及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「panda_wqy」

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「丁香智汇」,阅读更多精彩文章!

微信图片_20180424213853.jpg

编辑: 文千月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