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皮测新生儿黄疸到底准不准?

2017-10-13 21:50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赵丹丹 高翔羽
字体大小
- | +

新生儿黄疸是新生儿期最常见的临床症状,如果不及时监测及时治疗,黄疸严重的话会发生胆红素脑病,造成终身残疾。因此,对新生儿黄疸进行及时、动态、无创、便捷和廉价的监测,就显得尤为重要。

1. 目前常用的监测黄疸的方法有哪些呢?

主要有以下 2 种 [1]

(1)测定血清总胆红素

抽血测定黄疸值,这种方法是金标准,具有准确性高、干扰因素少等优点,但其增加了新生儿皮肤损伤及疼痛,且费用相对较高,不利于反复监测。

(2)测定经皮胆红素

用黄疸仪测定黄疸值,具有「及时、动态、无创、便捷和廉价」等优点,目前在医院被广泛应用。那么经皮测新生儿黄疸到底准不准呢?

2. 影响经皮测新生儿黄疸的准确性的因素

(1)经皮测黄疸仪

目前临床常用的黄疸仪主要有 Minolta JM 系列、JH20 系列、JD 系列、NJ33 型、BiliChek 型等。JM-103、JH20-1C 是目前国内的主流型号。该类型号的黄疸仪,改进了电路和光路,减少了肤色差异对结果的影响,比旧的型号准确性有了较大提高。然而不同品牌测得的同一患儿经皮胆红素值有一定差距(甚至相差高达 3~4 mg/dl[2]),故建议监测黄疸时不要混用。

2013 年国内开始用 BiliChek 型经皮测黄疸仪,能够将新生儿皮肤各种成分的干扰完全剔除,结果更为准确可靠。其附带的独有贴片,可以使遮盖部位皮肤不受光疗影响,更准确地测定光疗后的经皮胆红素值 [1]

(2)光疗

光疗使聚集在皮下组织的胆红素转变移去,皮下胆红素与血中胆红素下降不成比例,会严重地影响经皮测新生儿黄疸的准确性。

Grabenhenrich 等 [3] 研究表明,光疗后的第 1 个 8h 内,经皮测新生儿黄疸的准确性最差,24h 后其准确性才与光疗前相似。所以为了减少光疗对测定结果的影响,近年来很多学者在开始光疗前用不透光贴片遮盖测量部位,检测遮盖部位经皮胆红素值,得到了较为满意的结果 [4]

我们刚完成的一项研究也表明:光疗前,用直径 2cm 不透光圆形贴片遮盖左胸,然后监测遮盖下皮肤的经皮胆红素值,与血清总胆红素对照,发现其准确性远好于不遮盖部位,可替代血清总胆红素用于新生儿黄疸的监测,减少反复抽血的痛苦 [5]

(3)测定部位

临床上常用来检测经皮胆红素值的部位有胸骨、前额(眉心)、脸颊、肩胛等。计算方式有:仅取一个部位值、前额 + 胸骨的平均值等。大多数学者认为最佳的部位是胸骨、前额 [6]

(4)黄疸水平

黄疸太轻(血清总胆红素<10 mg/dl)或黄疸太重((血清总胆红素>20 mg/dl),经皮胆红素值都不太准确。只有在中度黄疸水平时,经皮胆红素值才相对准确。

而在临床上,黄疸太轻时,无需监测处理;黄疸太重时,就会立刻抽血检查并积极光疗了。所以只有在中度黄疸水平时,才需要反复监测黄疸,及时决策是否需要光疗,而此时经皮测黄疸仪相对准确,还是非常适合临床应用的 [6]

(5)胎龄体重

一般来说胎龄体重越大,经皮测新生儿黄疸的准确性越好 [6]。但针对早产儿的相关研究相对较少,结论并不一致。一项荟萃分析显示:经皮测黄疸仪也能够可靠地评估早产儿黄疸水平,指导黄疸的管理,减少采血 [7]

(6)日龄

出生 24h 内,经皮测新生儿黄疸的准确性欠佳。因此建议经皮测黄疸仪用于出生 24h 后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的管理 [6]

(7)种族肤色

深肤色会导致经皮测新生儿黄疸值略高。但对于新型的 BiliChek 胆红素测定仪来说,种族肤色对经皮胆红素值影响不大 [6]

(8)其他因素(贫血、性别、伴随疾病、重复测定)

一般贫血不影响经皮胆红素值的准确性。当血清总胆红素相同时,男婴经皮胆红素值可能略低于女婴、健康新生儿经皮胆红素值可能略低于患病新生儿。重复测定 2 次的均值好于仅测定 1 次的值,与重复测定 3 次的均值一致 [6]

3. 总结

经皮测定胆红素值相对最准确的理想条件是:监测遮盖部位(光疗时)、胸骨和前额部位、BiliChek 型测定仪、中度黄疸水平、足月儿、出生 24 小时后。

尽管经皮胆红素值受到诸多因素的轻微影响,在非理想条件下有一定的局限性,但因其及时、动态、无创、便捷和廉价等优点,使得医生对新生儿黄疸的不断重复测定、密切监测变化成为可能,从而使经皮胆红素测定仪不但能及时提供胆红素水平所处的危险区,决策其是否需要光疗,还能及时提供动态变化,更好地预测发生高胆红素血症的可能性,指导提前干预,减少高胆红素血症的发生,故目前仍是替代血清总胆红素指导新生儿黄疸管理的首选方法。

本文作者:赵丹丹  高翔羽 东南大学附属徐州医院儿童诊疗中心 NICU

参考文献

[1] 陈理华,杜立中.胆红素的测定,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15:60-68.

[2] Maisels MJ. Noninvasive measurements of bilirubin. Pediatrics, 2012, 129(4): 779-781.

[3] Grabenhenrich J, Grabenbenrich L, Buhrer C, et al. Transcutaneous bilirubin after phototherapy in term and preterm infants. Pediatrics, 2014, 134(5): e1324-1329.

[4] Fonseca R, Kyralessa R, Malloy M, et al. Covered skin transcutaneous bilirubin estimation is comparable with serum bilirubin during and after phototherapy. J Perinatol, 2012, 32(2): 129-131.

[5] 赵丹丹,李敏,高翔羽,等.新生儿光疗前后不同部位经皮胆红素测定值的准确性研究.中华新生儿科杂志,2017,32(5):351-356.

[6] 赵丹丹,黄迪,高翔羽.经皮胆红素测定在新生儿黄疸中的应用.中华儿科杂志,2017,55(1):74-77.

[7] Nagar G, Vandermeer B, Campbell S, et al. Reliability of transcutaneous bilirubin devices in preterm infants: a systematic review. Pediatrics, 2013, 132(5): 871-881.

编辑: 周萌萌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